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纳速武术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210|回复: 39

[文摘] 抽象与具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0-5-3 15:31: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抽象与具体<br />  抽象是对具体而言,抽象是对具体纷繁复杂的事务进行提炼,提炼出的简单的具有本质特性的东西就是抽象。抽象的东西的质量的好坏与提炼者的能力有关。形意拳、八卦掌、太极拳就是中国武术的抽象。已经不是戚继光那个年代的李半天之腿,千跌张之跌,吕红八势等等具体某种能力。形意、八卦、太极拳是成功的抽象。当今也有人创拳,大都不是很成功流传不广,就是其抽象不能为大众所接受。<br />  实际上抽象不仅仅是大学问家的事,生活中工作中我们每个人都是抽象的好手。我们学习记忆的东西都是抽象的,单词汽车是抽象的,我们听到汽车一词就会想到那种公路上跑的代步工具。<br />  形意拳的拳法五行十二形相对于具体丰富的攻防技法是抽象的。为什么要搞出抽象的东西呢。为的是简化学习的过程,抓住形意拳武术的本质。形意拳的根本作用在于改善人的生理健康及具备打人的基本身体条件。有人说五行拳不能打人,这话说的没错,这是老祖宗故意搞地。打人需要针对具体环境的具体拳势,抽象的东西仅仅具备基本本质的东西。这个不能打人的东西,却是我们得到打人的基本能力的最好锻炼手段。<br />&nbsp; &nbsp;有人说形意拳有练法、打法、演法。没错对极了。抽象的就是练法,具体的就是打法。抽象的东西家家都一样五行十二形及拳法规矩在这个意义上说形意拳永远不会失传。具体的打法家家有别、家家不同,在这个意义上说无所谓正宗不正宗,嫡传不嫡传的。用抽象的东西打人那等于生吃白面,把具体的打法拿来锻炼那就是拿馒头当面粉用。<br />&nbsp; &nbsp;初学者总想知道师父的用法,师父不说谓之保守。看了李小龙的』以无法为有法,一法不立万法皆备』却赞赏不已。一样的人却是不同的命运啊。<br />&nbsp; &nbsp;创造出形意拳这个抽象的体系不是件容易的事,练好他也非易事,既要遵从这个抽象的体系去练习改善生理,还要有还原到具体的能力。曾经跟几个每件见过水果榴莲的朋友谈榴莲,由于没见过、吃过榴莲这个词对他们不具备任何意义,就是一个空洞的名词而已。对于吃过的马上就会想到有臭有美味可口了。<br />&nbsp; &nbsp;过去老人及保守,抽象的东西很多人学不全,今天太容易了,本该是最值钱的东西变得不值钱了。反而是具体的东西成了抢手货,今非昔比啊。
发表于 2010-5-3 15:36:38 | 显示全部楼层
拳意述真是抽象的,失去的武林则比较具体,前者永远达不到后者那样的流行
发表于 2010-5-3 15:41:3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所知道的哈尔滨形意拳<br />&nbsp; &nbsp; 这个哈尔滨形意拳的网名是个手误,原来准备注册的是哈尔滨形意拳爱好者,不知道怎么搞得就成了哈尔滨形意拳了。本人在哈尔滨是无名后学,代表不了哈尔滨形意拳,希望哈尔滨同仁不要怪罪。<br />&nbsp; &nbsp; 哈尔滨是个开埠百年的新兴城市。形意拳对哈尔滨来说是泊来品。哈尔滨有练习河北形意拳的,也有练习山西形意拳的。我学的是山西的形意拳。<br />&nbsp; &nbsp; 山西有几位有名望的老前辈在哈尔滨传拳。按时间顺序是徐承林先生、杨永蔚先生、王鸿先生。在哈尔滨的形意拳练习者中徐承林、杨永蔚的传人较多也有兼学两者的,我的形意拳的第一个师父李占魁老先生就是承继徐、杨两位老先生。我的师父刘熙茂老先生则是身经徐、杨、王三位明师指导。<br />&nbsp; &nbsp; 王鸿是杨永蔚老先生的早期弟子,后又摆李复真的弟子陈际德为师,成为陈际得先生的入市弟子。王鸿曾两次获得山西胜国术擂台赛的冠军,曾代表山西参加南京国考。我们只是知道王鸿在南京打得不错不知道具体成绩和名词。王鸿先生在哈埠传拳三四年左右,实际教授学员的是我的师父刘熙茂老先生。因为王鸿先生来哈埠授拳我的师父是主要组织者。杨永蔚老先生故去后,他创建的武术馆就面临着关闭的问题,为了延续这个形意拳武术馆师父刘熙茂和另两位同好就把王鸿请来执教。这样李复真传系的特点的形意拳也成为哈尔滨流传的山西形意拳的一部分。
发表于 2010-5-3 15: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听来的故事<br />&nbsp; &nbsp; 故去的韩福昌师伯与本人是忘年之交,闲着时候老人讲了很多过去的事。韩师伯是做皮鞋的工匠,在旧社会也是很有经济实力的。听说王鸿来哈尔滨后,韩师伯就找上门了。由于两人都是杨永蔚老先生的学生,因此以师兄弟相称,韩师伯称王鸿为师兄。今天的师兄弟见面是先喝酒后谈拳,那时没这样温馨,那时没别的动手吧。这边两手一搭,王鸿进步一趟,韩师伯就整个人向后飞出去了。王鸿先生穿的也是皮鞋,韩师伯的脚脖子外侧的皮肤被蹭了个口子。这就是师兄弟之间的见面礼。后来两人成了莫逆之交。韩师伯见证了哈埠的武林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和变迁。老人技艺精湛外号叫做韩小手,就是有很多小手法技艺。老人九十多岁时耳不聋,眼不花、脑子不糊涂。晚年老人天天在儿童公园后门那里坐着与一些老年人说话度日。经常有武术界的人来求证一些东西,老人都世故圆滑的唐赛过去,不愿招惹是非麻烦。可惜的是数年前老人就走了。老人教我的对劈拳、九套换,白虎鞭由于疏于练习而仅仅记得几个式子。只能是一声叹息了。
发表于 2010-5-3 15:5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合<br />&nbsp; &nbsp;走合是新车上道运行的重要一步。走合不好会对整车的使用情况和寿命带来极大的影响。<br />&nbsp; &nbsp;拳术也需要这个过程,找不到更好的表达方式,只好借用走合这个词。<br />&nbsp; &nbsp;首先要练拳,把拳势子练的差不多了,当然为了不走弯路、回头路,还是把该自己练习的东西炼出来为好。就可以进入走合这个过程。就像新车的走合与正常行车的区别一样。走合过程的拳还不是完全彻底的对抗,能有师父和技艺较深的师兄或同门来帮助最好。我们在实践中就打对子。今天对子是一个屡屡受冤枉的好东西。不能打人是一些人给对子的不白之冤。同样是对练套路,在不同的人手里有不同的使用方式,也就有了不同的公用。<br />&nbsp; &nbsp;今天介绍走合过程的打对子的一些想法,供初学者参考。对于打对子的双方初学者应该是以按照动作要求以做到位为主要目的,而技艺好的另一方则是以配合为主。此时切忌不可存争胜负之心,以及变换小手法克制对方。这样对于初学者就像走合新车一样在比较好的条件下去磨合自己的拳。初学者才单练中练出的东西都能在这个环境下发挥出来。初学者如果有了争胜负之心,那就会自觉不自觉地丢掉自己单练是所得到的东西。如果对方对初学者处处克制、刁难就会是初学者无法发挥单练是得到的东西,长此以往拳术单练中所得到的东西不但不能得以发挥反而有失去信心的可能。<br />&nbsp; &nbsp;王鸿先生在哈埠传拳四年,据师父刘熙茂老先生回忆,王鸿先生从来不打学生。我们的师父也是,在与学生打对子时也从来都不打学生。在我的印象中从没见过师父为展示功夫或讲解动作有过发出学生或打倒学生的事。师兄弟和师父打对子后感觉就是两个字“舒服”,在跟师父对练的时候我们的动作劲力都可以发挥到极致。这是因为师父的化解劲力的功夫巧妙精致不会出现定抗的现象。经常对抗训练的都知道,让对方的劲力发挥出来将对方的劲力再消化于无形远远难于截、堵、打等法。根据辩证的法则,能让人舒服就能让人难受,能让人舒服到什么程度,就能然人难受到什么程度。后者还更容易些。<br />&nbsp; &nbsp;这样舒服的环境对于初学者(初学对抗者)就像走合状态的新车一样,发动机会得到更好的磨合,发力的模式会进一步的深化。否则一发力,就被对方带个跟头,下次就不敢了(当然了天生具有搏斗天赋的除外)。据说在军犬、警犬、猎犬的训练中也有这个过程。武禹襄在走架打手行功要言中说“虽是知人功夫,但还是问己”<br />&nbsp; &nbsp;这个阶段梳理好初学者对抗时的劲力是非常重要的。回头补课是事倍功半的。就像乒乓球运动一样,陪练的水平是至关重要的。没有好的陪练即使是天才也无法发挥。武术不会出现一枝独秀,好手一出一大堆。
发表于 2010-5-3 15:56:4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要推一下,留个名。
发表于 2010-5-3 16:01:44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老乡留名倍感欣慰。虽然干瘪苦涩还想接着写下去。
发表于 2010-5-3 16:06:45 | 显示全部楼层
形意拳不顶饭吃<br />&nbsp; &nbsp; 这个帖子无人喝彩是意料中的。其实真正的形意拳也很少有人喝彩。为什么要写这个帖子呢?为了不被误解需要说明。第一不是为钱,我在国外生活,做生意兼职教拳。我所写的我的师父和师父的老师在国内有一点名,但是国外无人知晓。我的师父和师父的老师在国外几个国家有一点小明气是因为我。我的两位师父教拳分文不收,即使我有做广告的嫌疑也没有收益。写帖子的原因是因为吃水不忘挖井人,为介绍王鸿先生的技艺,因此离不开我师父刘熙茂老先生。<br />&nbsp; &nbsp; 王鸿先生在哈埠传拳三四年可以说备尝艰辛。师父刘熙茂老先生是发起人另外还有两人是协助资助此事,不幸的是一位资助者意外的去世使得王红先生的生活失去了经济来源,师父二三十元的工资是杯水车薪。根据师父与当时的师兄王鸿的协定必须每月给王鸿先生养家的费用和哈尔滨的生活费。王鸿先生是个生活很讲究的人还必须抽一个牌子的香烟。开始的时候还可以,后来练吃饭都是问题,因为武术馆是杨永蔚先生的,发起人是我的师父李占魁老先生。学员的学费是有杨老先生的家人掌管的。师伯韩福昌回忆说,到后来王鸿先生已经挨饿了,王鸿先生经常深夜去他的皮鞋作坊,在外边敲窗户,进来说看看师弟。韩师伯是世事洞明的人,每次王鸿来韩师伯都拿一角钱给王鸿,够王鸿先生去小饭馆吃一个烧饼,和二两白酒。这样王鸿先生不得不会原籍山西老家。那么大的一个武术家竟连基本的生活都无法为继。据说后来王鸿晚年由师叔张友林资助,也算是老有所养。<br />&nbsp; &nbsp; 王鸿先生毕业于山西国民师范,当时凭这个文凭即可升官也可发财。然而结缘于形意拳使其却失去了在这两条路走的机会。王鸿先生为追随陈济德学拳,陈济德老年回故里王鸿就辞去在城市的工作到乡下去教书,边教书边学拳。为接近师爷宋铁麟学习宋家技艺,王鸿先生就专门到宋老先生儿子的学校去工作,以学生老师家访的名义去拜见宋老前辈。今天去宋家学拳比那个年代容易多了。<br />&nbsp; &nbsp;如此这般,生活可想而知。形意拳不但没带来任何实质性的收益反而一生生活艰难。
发表于 2010-5-3 16:11:47 | 显示全部楼层
难忘师娘的话<br />&nbsp; &nbsp; 这个师娘是我李占魁师父的老伴儿。1988年我已经随李师父练了三年形意拳了。当年春节去李师父家拜年。当时还是未婚妻的我今天的老伴儿和我同去。<br />&nbsp; &nbsp;到了羊马架子师父家后,给师娘介绍说是我对象。师娘很高兴拉着我未婚妻的手就不放。师娘问姑娘多大了,妻回答了。师娘又问登记了吗?妻说还没有,当时我们还都在黑龙江大学读三年级。师娘第三句话惊得我和妻目瞪口呆、以致众生难忘。师娘说,没登记好,就不要登记了。千万别嫁给练形意拳的。<br />&nbsp; &nbsp;师娘絮絮叨叨和妻老了好半天。都是抱怨师父的,因为师父练拳而不尽家庭义务。师父是个非常正直的好人。本来有非常好的工作,是个成手钳工,收入不菲。师父是由徐成林老先生启蒙形意拳的,给徐老先生磕过头,也是徐老先生的主要弟子。后来为进一步深入学习技艺,又发起成立另一家武术社,把杨勇蔚请到哈尔滨执教。师父为了更多的时间学拳就辞去收入不菲的钳工刚工作,搞个箱子背着沿街修理自行车和配钥匙,这样收入就没了保障。师娘说吃了上顿没下顿,当时师父已经有了大师姐和二师哥两个孩子。师娘和大姐二哥都是经常被饿肚子。师娘说邻居都骂师父,建议师娘离婚,可是师娘还是爱师父,坚持下来了。李师父四个孩子没一个练形意拳,也不给我们这些不知道生活艰辛的小师弟们一点好脸色(三师姐除外),形意拳的种种好处他们都不会认可。无论形意拳对这个民族多重要,无论另我们如何骄傲,什么国粹、什么精华对他们来说都是令人讨厌的。<br />&nbsp; &nbsp; 后来师伯韩福昌证实了师娘的话,他说有的时候师父从早上到晚上在武术馆,临要回家才想起忘了上街修钥匙自行车,家里已经断顿了。<br />&nbsp; &nbsp; 师娘的话成全了我,妻从来不埋怨我练拳如何,因为师娘已经有话说不嫁练形意拳的了。
发表于 2010-5-3 16:16:47 | 显示全部楼层
每每想起这些心里酸酸的,真的希望穿越时空,给王鸿他老人家几块钱,让他在饭店吃烧饼喝白酒时加一碟花生米或小咸菜。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