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纳速武术

 找回密码
 注册
返回列表
查看: 161|回复: 0

[文摘] 「拳劍雙俠」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0 23:18: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极史料
文章附加说明: 鐵冰心注:近日有传徐晓冬要找他「切磋」功夫云云... 100字
本帖最后由 鐵冰心 于 2017-8-10 23:32 编辑

古越紹興:「拳劍雙俠」 朱利堯
人民网北京7月18日电(王霞光吴思源)在古越绍兴,有一位酷爱武术的奇人,他擅于铸剑,又精于太极,两翼并飞,成就斐然,人称「拳剑双侠」。他,就是朱利尧。


朱利尧在练习太极拳。吴思源摄

越王剑传奇


越国古都建于公元前490年,距今已2500多年。古越绍兴是中国第一个朝代「夏」的诞生地,春秋五霸之越国首都,两晋的会稽国都、吴越国东都,为东南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璀璨的古越文明给后人留下无数珍宝,古越三宝之一的越王剑便是其一,被誉为天下第一剑。

剑在中国的历史可追溯到商周,在中国历史和文化中,剑被赋予极高的​​地位,所谓「王者剑」、「君子器」。剑贯穿了几乎整个中国历史——君王赏赐、壮士互赠、美人定情、宣示权力、张扬誓约、铭表信诚。

越王勾践剑出土后,关于该剑的话题一直不绝:越王剑为什么会在湖北出土?为什么该剑出土这么多年至今没有明显的锈蚀?越王勾践与剑的历史渊源是什么?……古剑无语,静静地躺在展橱中,却流泻着无尽的历史文化信息。

《千字文》中说:「剑号巨阙,珠称夜光」,巨阙是古代名剑,是传说中「剑祖」欧冶子为越王铸造的5把神剑之一。《千字文》受制于一千个散字,只能举「巨阙」为例作为宝剑乃至兵器的代表,启蒙学子,并非巨阙独美。据《拾遗记》等古书记载,越王勾践有一个嗜好就是铸制名剑。《吴越春秋》和《越绝书》记载,越王勾践持有铸剑师欧冶子铸造的五把名贵的宝剑,剑名分别为湛庐、纯钧、胜邪、鱼肠、巨阙,都是价值连城的稀世宝剑。后来越被吴打败,勾践把湛庐、胜邪、鱼肠三剑献给吴王阖闾求和,但因吴王无道,其中湛庐宝剑「自行而去」,到了楚国。正所谓是「君有道,剑在侧,国兴旺。君无道,剑飞弃,国破败。」为了此事,吴楚之间大动干戈,爆发了一场战争。

《越绝书》记载,当年造越王剑之时,「赤堇之山,破而出锡;若耶之溪,涸而出铜;雨师扫洒,雷公击橐;蛟龙捧炉,天帝装炭;太一下观,天精下之。欧冶乃因天之精神,悉其伎巧,造为大刑三、小刑二:一曰湛卢,二曰纯钧,三曰胜邪,四曰鱼肠,五曰巨阙。」

正是这当年独步天下的五把越王剑,陪伴越王勾践创造了卧薪尝胆、发愤图强、兴国强兵的传奇历史。但东汉以后,随着青铜剑广泛为铁剑所取代,越式青铜剑渐趋式微,历史上曾经辉煌的古越铸剑技艺也几近湮灭而失传。


「剑痴」迷上青铜剑

朱利尧出生在古越绍兴南部山区,史料记载,他的家乡正是当年为越王铸剑的欧冶子炼剑的地方。朱利尧从小爱好武术,上世纪80年代中期,年少的朱利尧离开故乡,前往上海创业,一干就是20多年。

朱利尧对剑的收藏有着强烈的兴趣,他是国内刀剑收藏界知名剑痴,每年他都会花大量的钱用于收藏各类名剑。1996年,朱利尧在上海一位朋友家看到了几把古越青铜剑,尽管品质一般,但还是让从小喜欢刀剑的朱利尧爱不释手,传说中的五把神剑,更是让他魂牵梦萦。从此,他开始研究古越青铜剑,一头扎进了《越绝书》、《青铜兵器》、《亚洲古兵器》、《范铸青铜》等浩瀚的剑史书海。

如何利用祖传的铸铜技艺让尘封多年的越式青铜剑重放光芒,再铸越铸工艺的辉煌,一直是朱利尧挥之不去的梦想。他在河南洛阳、湖北荆州等地看到工艺品越王剑,上千元一把,材质以铜为主,不是春秋越国传承真正锡青铜工艺。当时,朱利尧就想,我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古代传承工艺,将古越铸剑技艺发扬光大。

绍兴建城2500周年那年,他在绍兴博物馆看到展出的古代越王剑,心情十分激动,更为越式青铜剑这一越国文化瑰宝的长年埋没而深深惋惜。第一眼看到这把剑,朱利尧就想起了《越绝书》中记载的五把青铜越王剑。

朱利尧心想,绍兴人送礼一直是黄酒、干菜,这不是绍兴最深厚的历史文化的形象代表。绍兴的历史文化最形象的诠释是什么?是胆剑精神,而越王剑正是胆剑精神的物化。他一面观剑,一面痴痴地想,要是我能铸出一把越式青铜剑,绍兴的名声不也能打响?「我一定要铸出一把越式青铜剑,来证明我们古越绍兴铸剑技艺的伟大和不朽!」他下定决心要让越式青铜剑走向全国,成为绍兴越文化的金名片。



朱利尧铸制的青铜剑。吴思源摄

铸剑路上痴心不改

在最崎岖的千年剑道上激活一座城市的历史文化基因,在最寂寞的知识悬崖边捡起一座城市遗失的千年文明。

20多年上海打拼,20多年财富积累。孑然一​​身回到家乡绍兴,独自品尝清贫与寂寞。探索、坚守、执着,最终沉淀为精神沃土,让希望发芽,让梦想成真。2010年,朱利尧退出了建筑行业,离开上海,重返家乡绍兴开始专注于铸剑之路。

独自从繁华的上海回到冷静的兰亭。夜深人静,他推开窗户,仰望满天星斗,默诵起秋瑾的《剑歌》来:「若耶之水赤堇铁,铸出霜锋凛冰雪。欧冶炉中造化工,应与世间凡剑别……」

静静地坐在悄然无声的空屋中,灵魂在一条烈焰般的隧道中穿行,一生的杂质怦然落地。他仿佛看到了越王勾践身背越剑的英姿。他相信,人可以做到不仅仅为自己而活。他要用重铸的越剑,激活一座城市的文化基因,他要重拾失传千年的越铸工艺,破解千年越剑的「哥德巴赫猜想」,让整个世界为绍兴喝彩!

去博物馆、到朋友家,他看了上千把剑,一到晚上,他总是把剑直放在桌上,一看就是二三个小时。为了弄懂铸剑工艺,他一把一把解剖自己心爱的藏剑。有一次,他将一把越剑一层一层地磨出来,足足看了三天,看剑身的细节光点,看剑面的纹理走势。

他的梦想是做一把既有时尚审美,又传承传统越铸工艺的越式剑,同时打破学术界剑纹只有铁铸不能铜铸的定论。越式青铜剑的铸造因为无技术资料可循,一切都得摸石头过河。朱利尧先后请来了国内铸剑大师、青铜铸浇专家、兵科院合金专家等国内顶级专家,开始了他的越铸梦想之旅。

越王勾践剑以及其他后世越王剑以剑身暗花纹制作技术、剑首同心圆制作技术、复合剑制作技术「三大绝技」名闻天下,显示的是王者之剑的绝世风采。为使剑的「血统」更加纯正,从采购剑的原料开始,朱利尧就严格把关,紫铜全部采用产自平水赤堇山的纯铜和纯锡严格配比。


几千次失败破解世界难题

然而想想简单,万事开头难。铸浇界都知道,锡青铜铸浇10%的含锡量是一个分界线,超过与否,难度是天壤之别。而越王剑的含锡量高达17%~19%,这是青铜剑制作工艺上的「哥德巴赫猜想」,至今世人无人能破解。

朱利尧浇铸一把失败一把,废铜碴堆了三吨多。铜锡温度的相融问题始终不能解决(铜的熔点1080度多℃,锡的熔点却只有230多℃)。

配比是第一道难关,锡成分太多,剑太硬韧性不足,铜太多硬度不够。铸浇是面临的第二道技术难关,空气的湿度和模具的温度以及熔铜的熔化时间等因素,稍有掌握不当就会前功尽弃。但,历尽艰辛还是一无所获。

几千次失败,几千次教训。朱利尧把每次失败的原因牢记在心,反覆琢磨,反覆试验,再经过几百次的配比试验,朱利尧终于掌握了成熟的配比技术。2012年,第一把越式青铜剑终于问世。朱利尧整个人却像大病一场,全身瘫软,走路都虚得飘起来了。

那一刻,朱利尧双膝跪地,泪流满面。他当夜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了这样的文字:「经历了400多天的钻研,吃了400多天快餐,400多天不回家,烧去了几百万人民币,值了!2012年4月1日终于铸出了失传千年的青铜剑,并打破了几项青铜界学术家的论文叙说,破解了千年青铜剑迷局……

他第一次回到了上海的家,第一次见到了老婆孩子。老婆望着两年不见明显消瘦的丈夫,心痛得扶着丈夫的肩哭了。


中国的金名片

但没过几天,朱利尧不得不再别妻儿,重新回到绍兴,再次完善新铸的青铜剑。他将新铸的20多把越式青铜剑一一寄给台湾、香港及大陆的中国著名刀剑收藏家,让他们提意见。反馈意见很快来了,好评如潮,一致认定这是中国最好的剑。

朱利尧又亲自带上越式青铜剑到上海交大。那些青铜器铸剑专家们拿着剑,一声不响地看了足足5分钟,脸色全变了:「你的铸剑技术已超过我们,你让我们给你提供技术,是不是太谦虚了?」

但朱利尧并不满足,他还要完善。每天晚上,他都要将新铸的剑竖在桌上看上两个小时。连续看了两个月,发现剑柄太长了一点,于是又将剑柄减短了一厘米,使整把剑看上去更协调、美观。发现剑身有小气孔。他找到哈工大铸浇系一位博士后,想请他想想解决的办法。那位博士后告诉他,这是世界性难题,因为在理论上要消除高锡气孔的概率是极低的。他又仔细对照古代越王剑,也有气孔。

「极低不是不可能。自己能不能突破这一世界性难题呢?」他想。他将所有有气孔的青铜剑都重新回炉,通过上百次试验终于成功了。

首批越式青铜剑耀眼出炉。剑身刚柔相济,两刃的前部收束成弧曲,线条流畅优美,剑身满饰黑色菱形花纹,色泽白里泛黄,黄中透红,剑首11道精细的同心圆圈圆润规整,正面近剑格处铭「胆剑精神」四个鸟篆字散发着浓浓的古意,剑格正反面镶蓝色琉璃和绿松石,整把剑充斥着王者之气。

越式青铜剑先后在全国部分展会亮相,其中的「越王剑」、「湛卢剑」、「纯均剑」多次荣获行业特等奖、金奖。在一次北京的展览会上,北大一位白发苍苍的老教授在朱利尧的摊位前流连忘返。他对朱利尧说:「我一辈子没服过人,你是我服的人。你突破了世界性难题。我以后一定要到绍兴来找你。你担得起大师这个称号!」

作为越王剑原产地的绍兴引起了全国各地媒体的高度关注。央视多次到绍兴拍摄越王剑大型专题片,尤其是央视10频道手艺专题纪录片《越绝神剑》,更是让人大开眼界。浙江卫视、陕西卫视、台湾东森电视台、福建海峡卫视也是纷至沓来。

朱利尧是个完美主义,人家都说他铸的青铜剑已具王者之气。他偏说只不过是一把「将相之剑」,希望再增加一些大器稳重,再增加一些古朴雅致,真正锻铸出一把具有王者之气的青铜剑。

当代欧冶子的新梦想

用生命丈量历史的深度,以心智穿行文化的厚度。青铜越剑问世,耀金溢银,所向披靡。他用书香剑气,让深藏博物馆的文明跃然呈现,他用绍兴人的韧劲破解千年越剑的失传工艺。那一刻,绍兴惊艳世界,那一刻,中国铸剑大师朱利尧享誉天下。

「当代欧冶子」、绍兴越铸文化委员会主任、绍兴非物质文化遗产「绍兴青铜剑」铸造技艺项目代表性传承人、绍兴市工艺美术大师、绍兴市最具影响力十大民间艺人之首……一连串的荣誉接蹱而来。然而,这些都不能让朱利尧满足,他的目标是要填补青铜剑铸造中的新空白——铸造出难度更高的复合越王剑。通过反覆试验,朱利尧终于找到了最佳结合点。剑脊的锡含量16%,剑刃的锡含量高达21%。根据亲身试验得出的这一结论,朱利尧采用两次铸浇的方式,终于使复合越王剑问世。目前,朱利尧的这一成果,已获得了我国青铜学术界的高度认可。

走进朱利尧创办的浙江越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剑库里放着各式越剑,金光银辉,剑气逼人。朱利尧随机拿起一把剑试性能,几下便砍断手腕粗的竹子。铸造专家刘常明研究过朱利尧制作的青铜剑,他说:「这个难度还真挺高的,我们都做不出来。」刘常明说,铸剑的难度,除了铜和锡的配比​​问题,还有铜锡温度的相融问题,只有凭人的感觉了,还有大量的实践。

如今朱利尧早已「墙内开花墙外香」,除了全国各地的宝剑爱好者纷至沓来,许多国外收藏家也慕名而来。

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忠实守护者和传承者者,朱利尧还是中国传统武术优秀传承人,国内太极拳名家,精于太极拳科学合理的训练方法和技击技艺。2010年他在央视的科教频道策划了四集太极拳专题片《最高境界格斗术》以及先后编写了《高手》和《练拳》等太极拳训练拳理书,引起拳界轰动。他是国内名符其实倡导科学、合理训练太极拳的先行者和推广者,在武林界被誉为「拳剑双侠」。

「和剑打交道是孤单的,为了做好这件事我已经几乎快花光所有的积蓄,家人、朋友不理解,渐渐离我远去。」朱利尧有些苦涩地说:「我现在最开心的时候就是研究合理的太极拳训练方法及教徒弟们打太极拳和铸剑,我希望有一天我做不动时,有人能够继承下去,因为铸剑和练武包涵了我们的民族之魂,刚烈、睿智、勤劳,这些都是青铜剑教给我们的胆剑精神,丢不得。」

时下,完美主义者朱利尧又萌生了新的梦想,他正在物色山庄,想要打造一个琴书拳剑的现代乐园。借此平台,要将拳、剑、兰草、书法、小桥、黄酒整合到一起,要让人们看到这个传承是如何的有序,这样的文脉是如何清晰,而这样的古人是如何的亲切。绍续历史、文兴未来,让中华传统文化走得更广更远。


鐵冰心註: 此文是去年的即 2016年7月18日旧文
人民網
http://sports.people.com.cn/BIG5 ... 22167-28563584.html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